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大学成抑郁症重灾区,大一是坎大三是坑
时间:2019-08-11 16:07:09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俞杨

2.jpg

  以前上大学,过来人会告诉你,没谈过恋爱的大学不完整。如今上大学,眼前人会告诉你,没抑郁过的都不算大学生。

  近年来,大学生抑郁症发病率逐年攀升,尤其是大一和大三,抑郁高发。原本大好的青春时光,过得苦楚难挨。

  “大学生抑郁症高发可能会成为一个常态,这是社会环境、教育环境、家庭环境和自身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结果。”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无论做什么都觉得没有灵魂

  孤立自己、缺乏动力、逃避问题、自我憎恨、生活紊乱……没想到大学生活是这样的。

  不想跟同学交流,觉得这闲天聊得没有灵魂,不足以兄弟相称。

  对爱情缺乏热情,觉得这妹子帅哥撩得没有灵魂,不足以双飞一生。

  逃避集体活动尤其是聚餐,觉得这酒喝得没有灵魂,更不足以慰风尘。

  抑郁不挑年龄,患者趋于年轻。北京安定医院副院长王刚在2015年第八次全国心理卫生学术大会上透露,抑郁症平均发病年龄已低至30岁左右。

  北京青年压力管理服务中心主任熊汉忠认为,抑郁倾向在年轻人中有扩大和加重的趋势,从临床上来看,现在得抑郁症的人年龄越来越小。

  “我就感觉上了大学后特容易抑郁,四面八方的压力接踵而至考虑的东西贼多,已经在抑郁边缘疯狂徘徊了。”一位大学生感慨道。

  2019年7月18日,在第八届海峡两岸暨港澳地区高校心理辅导与咨询高峰论坛上,台湾南华大学生死学系所教授游金潾提到,四分之一的中国大学生承认有过抑郁症状,但专业人士不会随便给学生诊断为抑郁症患者,要经过10至12天的周期观察,再加上专业测试量表,确定发病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在2017年发表的报告也显示,四分之一的中国大学生承认有过抑郁症状。

  早在2006年,北京市团市委和北京市学联发布的《首都大学生发展报告》,估算北京地区大学生抑郁症患病率已经达到了23.66%。

  大一大三是抑郁症高发期

  大学四年,大一和大三最难熬。熬过去,一竖,熬不过去,一横。

  通过长期研究,游金潾教授发现,大学一年级和大学三年级是抑郁症的高发期。

  大一要从依赖阶段走向独立阶段,探索自己要走向何方的时候会困惑。大三要面对人生的重新选择,担心以后的读研和工作,焦虑更多。

  若说得扎心一点,就是大一发现大学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大三发现社会跟自己想的也不一样。

  “对新兴事物不感兴趣,不愿意去打破以前高中生活常规,就感觉现在这个状态很糟糕,也不愿意去改变!”有大一学生说。

  熊丙奇称之为“迷茫”:在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有高考目标,但上了大学缺乏目标变得无所事事,相比之下,考研的学生还过得丰富一些。

  “考研压力大,自己离目标有距离而焦虑,同学找工作再给你冷言冷语,父母每天的询问只会让自己越来越不安。”有大三学生说。

  抑郁多见于大学向社会过渡的阶段,美国心理学杂志《职业心理学:研究与实践》曾披露,有6%的在读本科生“真的考虑过要自杀”。

  2019年大学毕业生以860万再创历史新高,除非你是985、211或一本好专业毕业,否则毕业之时就会体验社会残酷。清北复交等顶级大学毕业生年收入10万~30万元的人才最多,清华毕业生甚至在50万元以上,猎聘《2019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现状大数据报告》显示。

  逃避就业,升学考研,麦可思研究院《201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8届本科毕业生受雇工作的比例为73.6%,已连续5届持续下降。

  大学生并非越来越脆弱

  大学生啊,你为什么越来越脆弱?其实,大学生可不背这口锅。

  “大学生的心理问题不是个体的原因,而是所处的外部环境。中国大学出现这样的结果,外部的因素应该更多一些。”熊丙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首先,是大学本身的环境。熊丙奇认为,中国大学缺乏适合学生发展的职业规划教育,大学生自我认知不足,显得迷茫也就在情理之中。

  熊丙奇还指出,大学对学生的心理问题关注也不够。中国大学心理健康教育还停留在给入学新生进行一次心理普查,但心理普查在国外大学是不允许的,因为这涉及到个人的隐私。

  中国大学还实行这种教育方式,原因在于我们大学的专任心理教师太少了,没办法对学生进行一对一的心理咨询。

  中国人民大学心理研究所所长俞国良教授也指出,社会转型期的急剧变化使大学生心理上的动荡进一步加剧,所面临的心理、行为适应问题也是前所未有的。

  大学生的抑郁问题,仅依靠传统的说教式、单一化和程式化的德育,是无法解决的,这时就需要心理健康教育的帮助和支持。

  转型期社会的心理健康教育,要从教育模式向服务模式转变,服务模式重视大学生的心理发展规律和成长需要,提供相对应的心理健康服务。

  其次,熊丙奇指出,社会环境对象牙塔里的大学生也影响深远,尤其是社会上充斥的功利成功观,使得大学校园也流行成功学。

  急功近利的成功焦虑,会产生巨大的就业和升学压力,而这种焦虑,又和大学生现实所接受的教育和自身的付出之间,存在着差距。

  由此看来,校门外的焦虑空气吹进了校园,搅动了一池本该波平如镜的水,读书声也躁动。

  大学抑郁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毕业以后更抑郁。一位大三学生说:“抑郁休学这一年去打工旅行,发现学校生活真美好,我也就好了。”

  不信?上班族的抑郁症了解一下。

推荐阅读

马云结束20年阿里掌舵生涯,身价高达418亿美元

尽管马云已辞职,但估计他仍将是这个以电子商务为核心的庞大工业帝国的关键人物。...

异次元西游记亮相淘宝造物节 “绿团”国潮设计让玩心回归国粹

记者还在现场发现,弘扬传统文化的同时,Team Green绿团亦胸怀着守护自然环境的责任。...

为了穿牛仔裤,许多员工愿意放弃5000美元薪水

任仕达的一份新研究发现,有三分之一的人十分讨厌正装。...

塑料问题其实是经济问题

陶氏化学和合作伙伴组成了“塑料垃圾联盟”,公司的目标是百分之百的产品都是可循环回收的。...

非洲猪瘟快速扩散,猪肉价格可能飙涨

有研究机构预计,非洲猪瘟今年将导致全球生猪供应量减少约四分之一。...

打算丁克的女人们:游走于被浪漫化和被妖魔化的两极

她们做好了选择,并愿意承担随之而来的风险。...

不再只为股东赚钱,美国大企业正寻找新使命

20多年来,颇具影响力的商业圆桌会议明确地奉行股东至上的原则。在经济不平等加剧、对企业不信任感加深的氛围下,这个群体已经重新定义了自身的使命。...

电动汽车革命在这个国家已经全面展开

一位银行家称,在挪威,不买辆电动汽车完全没有道理。...

吕建中解读“2019商业圆桌会议”:社会的美好比股东利益更重要

商业与社会的交织、融合、共存、共荣,已经超越以往任何时代,进入到一个“商业-社会可持续生态”。...

表面看无足轻重,其实事关成败

最佳的演讲场地是:1、宁小勿大,隔音效果好;2、没有盲点,不喧宾夺主;3、直排式、岛台式、U字形等不如半圆形。...

书画家李邦定:有心插柳,不去想柳能成荫

在书画艺术的道路上,我还一直是一个追逐者,自我否定,自我修炼,敬畏生命,希望我的作品能够打动一些人,提升一些人的境界和修养,就很满足了。...

鬼节话“鬼”,鬼中有“鬼”

中元寄哀思,灯下忆故人。今为中元节,佛教又称为盂兰节,教人思念,不忘来处,教人好生活着,教人好生去爱。...

大学成抑郁症重灾区,大一是坎大三是坑

大学生抑郁症高发可能会成为一个常态,这是社会环境、教育环境、家庭环境和自身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结果。...

7位CEO谈比特币的未来

在《财富》金融头脑风暴会议上,我们向七位首席执行官和一位首席运营官提出问题:“比特币的未来会怎样?”...

日本银行高管:经历了失去的三十年后,日本经济正走向复苏

平野信行写道,停滞了几十年的日本经济正在复苏,与美国的关系发挥了关键作用。...

用好这五招,把暑期实习变成工作机会

若想在实习的公司转正,就别只做表面功夫。要把实习当成彩排或现场试镜,或是持续两个月的工作面试。...

CopyRight © 海峡生活网   闽ICP备1600475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