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陈心颖:看美剧解压的金融女高管
最近被擢升为平安集团联席CEO的“70后”陈心颖,是新加坡人,两个孩子的妈妈。她为自己繁忙的空中飞人生活定下两个原则:孩子最重要,周末不工作。
时间:2019-05-29 11:54:54  来源:FT中文网  作者:王丰

11.jpg

  出生于1977年的新加坡人陈心颖,是本系列中唯一一位始终在“企业阶梯”上攀爬的职业经理人。从麻省理工大学拿到电器工程和计算机硕士后,她曾为咨询公司麦肯锡服务13年,做到全球董事。2013年她加入中国平安集团,一路晋升至联席首席执行官(CO-CEO)。40岁那年,她成为平安集团年薪最高的三位高管之一,年薪甚至超过创始人马明哲。

  陈心颖与平安结缘,始于2003年。还在麦肯锡工作的她,在回到亚洲工作后接手的第一个中国项目,就是帮助当时还只是一家小型保险商的平安,在上海张江建立后援中心,而那时中国的金融机构几乎完全没有建立后援的经验。陈心颖回忆:“当时几十个人讨论,大家都有非常反对的意见,我也觉得非常困难。马(明哲)总说,我请大家来,不是来讨论是否要集中,而是如何来集中。我觉得他非常有魄力,非常难得,这句话我一直记得。”

  被马明哲称为平安“统一厨房”的后援中心,为平安日后成长为金融大鳄提供了巨大助力,被写进商学院教材。这次合作让陈心颖对平安留下了深刻印象。10年后,在马明哲的再次感召下,她把自己“贡献”给了这家中国金融公司,出任平安科技板块的女掌门。

  同在2013年,马明哲喊出“科技引领金融”的口号,这在当时的中国金融界显得十分超前,因为通常而言都是IT服务于金融。最初对此感到“有趣又好奇”的陈心颖,成为这一战略忠诚而有力的执行者。在此后六七年里,平安的技术团队从三千人快速膨胀至如今的三万人,孵化出11家科技公司,平安也已成为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研发最多、技术最前沿的企业。

  如今的陈心颖,忙碌于部署平安数字战略的“3.0阶段”,要让孵化的科技公司变得更加开放,不只服务平安和自己的客户,而要服务于“五大生态区”——金融、医疗、汽车、房产和智慧城市这些领域的所有合作伙伴。“已经有590家银行,72家保险公司,两千多家非营机构,三千多个医院,一百多个城市,在使用我们的技术,”她说。

  有两个孩子的陈心颖,家还在新加坡,每周周末回家过,雷打不动,过着空中飞人的生活。在极度繁忙的日程中,她给自己定下几个原则:孩子最重要,周末不工作。她的解压方式很接“地气”,就是看美剧,不论忙到多晚,“每天至少看一集才睡觉”。她说,她对下属很严肃,“但是我不会去盯你的input,我盯你的是output。我不会要求996,但工作质量是不可以牺牲的。你是不是要早点走,要接孩子,这些我不管,我不是你保姆,也不是你爸妈,只要你结果是好。”

  以下是我们的访谈实录:

  FT中文网:您是新加坡人,MIT毕业,在麦肯锡集团工作了很长时间。现在您在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的平安,扮演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陈心颖:我是新加坡人,在麻省修的是三个学位,本科是电子工程计算机,还有经济学,硕士是计算机电子工程。刚好在世纪之交dot-com高峰的时候我毕业,在美国加入麦肯锡,待了差不多13年,在美国和亚洲十个国家都工作过。我第一次从美国回来亚洲时,我在中国的第一个客户就是平安,所以还是蛮有缘分的。2003年时,平安还是一个蛮小的保险公司,希望在上海张江做一个“大后援”,而当时整个中国的金融机构都没有后援的集中,刚好我在美国做过这类项目,所以麦肯锡就派我去给平安做一个诊断。那个项目一做就是一年半,那是我第一次来中国,那个项目真的是非常难、非常大。我记得当时我见到马(明哲)总,我们几十个人在讨论的时候,大家都有非常反对的意见,我觉得这个非常困难。但马总说,我请大家来,不是来讨论是否要集中,而是如何来集中。我觉得他非常有魄力,非常难得,所以我就一直记下来了。机缘巧合,我2012年回到中国,平安又请我帮忙做一些科技项目,做完后他们就说,要不你加入我们吧,所以2013年我有幸加入平安,现在已经是第七个年头。

  整个平安从保险起家,第二个十年做综合金融,第三个十年,也就是过去的十年,我们大力地拓展科技。我负责我们的科技板块,这块可能经历了三个阶段。在我来之前,是第一个信息化的阶段,平安在IT系统信息化上还是比较领先的。

  我来的时候正好是第二个阶段开始。马总在2013年时提出“科技引领金融”,这个当时他敢提出来,我觉得还是蛮有趣的一个字眼,因为通常都说IT服务于金融业务,他的口号在当时是非常前沿的,我也感到非常好奇。虽然我读的是工科,但我不是程序员出身,好在我对应用业务场景非常熟悉。所以在第二个阶段我们大力拓展,从一开始的三千个研发人员,到15、16年时就有三万个研发人员了,增长了十倍。然后我们也孵化了11家科技公司,它们除了服务我们自己的核心金融公司,也对外提供服务。第二个阶段彻底把我们从一个传统企业做成一个线上线下融合的企业,彻底把我们的服务模式颠覆掉了。以前的金融是,你先买产品我们才服务你,新的模式是,我们把所有的用户先分到移动端,提供免费服务,你可以问诊,或看车、买车,然后才转化成我们的金融客户。我们现在三分之一的金融客户都来自于互联网用户。

  到了3.0阶段,也是我近期比较花时间在做的,就是我们希望让这些孵化的科技公司变得更加开放,不只服务我们自家的客户,还希望服务整个行业。所以我们有五大生态圈:金融、医疗、汽车、房产还有智慧城市。现在有590家的银行,72家的保险公司,两千多家非营机构,三千多个医院,一百多个城市,在使用我们的技术。

  FT中文网:您作为一位外籍的、出身理工科的年轻女士,能够做到平安集团的联席CEO,在外界看来,很少人能想到中国的公司国际化可以走到这一步。您觉得未来中国公司是不是会更多的出现这种情况?

  陈心颖:我自己也觉得好难得。2013年我来的时候还是蛮担心的,因为虽然我是华裔,但是我祖父那代离开中国之后就一直都在海外,所以当时我有点担心自己能不能适应。但这七年,我觉得大大超出我的想象,做得非常开心。

  我家人还在新加坡,所以我要每周都在中国和新加坡之间来往,但我觉得这个非常值得。我觉得很多人,尤其是我们这些有一些科技背景的,追求的是一个空间,我们有理想。我经常跟我两个女儿说,每个人,不论贫富老少,有一件事情是一样的,就是拥有的时间,时间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而我们大多数时间又都花在工作上,所以一定要选择一个自己觉得有意义、有成就感的工作。我虽然一直读的是科技,我一直觉得,是不是科技可以提升我们人的一些事情,所以我对金融、医疗、教育、养老都非常有激情,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我觉得平安有几个优点。一是中国足够大,它大而且还成长,所以有很多机会。如果是新加坡的话,很多东西我是不会做的,因为这是太小的一个城市,做好了可能也就赚这么多。第二个,平安非常难得有马总这样的一个企业家。他有个创始人的心态,他愿意长期去投入。整个科技板块前面几年都是在净投入,直到近两年我们才开始盈利,现在贡献了6%,整体还是小,还有空间涨。

  第三我觉得就是文化。很多的公司,包括我以前在外企服务过很多非常大的公司,可能有钱有人,但是文化不够开放。在平安,不止我,我们前一百的高管,可能60%都是非大陆籍的。我们有不会说中文的同事,有韩国人、美国人,非常包容。我去年底去美国研究院见我们的同事,他们非常开心,因为他们希望有场景可以让他们的技术有用武之地。

  FT中文网:最后一个问题关于企业文化。中国很多最强大、最有竞争力的金融公司或者互联网公司强调的是管理的雷厉风行,奉行类似军事化管理的一种纪律。还有一些公司提倡把自身的能力都释放出来,大量加班。但是新一代的中国劳动者更多希望工作和家庭的平衡。您自己是如何平衡二者的?在您看来,中国企业是否已经到了改变强调奉献、强调付出这一点的时候了?

  陈心颖:不同企业的文化确实很不一样,不同领导的风格也很不一样,这没有对错,可能是风格的问题。我自己工作时间非常长,然后我要求我的团队也是非常严肃,但是我不会去盯你的input,我盯你的是output。我不会要求996。但是你要做这件事情,要达到一定的质量,一定的时间。你达到了,你就去玩吧,你不能达到,那你就自己加班,总之这个质量是不可以牺牲的。这样的管理比较有弹性,有些人平时想早点下班,去接孩子什么,我不会管你,我不是你保姆,也不是你爸妈,只要你结果是好。

  对我自己来讲,我工作的前两年在麦肯锡美国,当时就做错了一些事情,就是我太注重工作了——但这对我很好,因为之后我就再没有犯这种错。你知道,我们亚洲人都是非常卖命的,都要显示我们随传随到,最早到最迟回,搞得我当时这么年轻,却一直晕倒,我会莫名其妙晕倒。有一次我在美国商城剪头发,一站起来就晕倒了。我送去多少次医院,查来查去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只能说是压力太大。那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你要有自己休息的时间。

  周末我是不工作的。马总也很体恤我,他知道我有两个小孩,她们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我周末一定回家报到。20年来我都是这个样,可能我会回一些邮件,但我不会特别加班。

  每个人都有他松懈的方式。我的方式是,每天晚上不管工作到多晚,我一定会看电视,不然的话我睡不着。我喜欢看美剧,iPad里很多,至少看一集我才睡觉。你要自己找这个平衡,而且心里要放开这种压力——有很多职业女性可能会内疚,大多数时间都不在孩子身边怎么办?这个事我要感谢我先生,他还是还非常开明的男士。他说,哪怕你是在新加坡工作,每天最多也就见她们一两个小时,而且匆匆忙忙,她们也要做功课睡觉,所以其实你没有缺席很多,反倒周末,是真的quality time。所以平时我可以工作到任何时间,凌晨两三点,没有问题,但周末我就是不工作。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平衡点。这是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相信对它的讨论会一直持续下去。

推荐阅读

马云结束20年阿里掌舵生涯,身价高达418亿美元

尽管马云已辞职,但估计他仍将是这个以电子商务为核心的庞大工业帝国的关键人物。...

异次元西游记亮相淘宝造物节 “绿团”国潮设计让玩心回归国粹

记者还在现场发现,弘扬传统文化的同时,Team Green绿团亦胸怀着守护自然环境的责任。...

为了穿牛仔裤,许多员工愿意放弃5000美元薪水

任仕达的一份新研究发现,有三分之一的人十分讨厌正装。...

塑料问题其实是经济问题

陶氏化学和合作伙伴组成了“塑料垃圾联盟”,公司的目标是百分之百的产品都是可循环回收的。...

非洲猪瘟快速扩散,猪肉价格可能飙涨

有研究机构预计,非洲猪瘟今年将导致全球生猪供应量减少约四分之一。...

打算丁克的女人们:游走于被浪漫化和被妖魔化的两极

她们做好了选择,并愿意承担随之而来的风险。...

不再只为股东赚钱,美国大企业正寻找新使命

20多年来,颇具影响力的商业圆桌会议明确地奉行股东至上的原则。在经济不平等加剧、对企业不信任感加深的氛围下,这个群体已经重新定义了自身的使命。...

电动汽车革命在这个国家已经全面展开

一位银行家称,在挪威,不买辆电动汽车完全没有道理。...

吕建中解读“2019商业圆桌会议”:社会的美好比股东利益更重要

商业与社会的交织、融合、共存、共荣,已经超越以往任何时代,进入到一个“商业-社会可持续生态”。...

表面看无足轻重,其实事关成败

最佳的演讲场地是:1、宁小勿大,隔音效果好;2、没有盲点,不喧宾夺主;3、直排式、岛台式、U字形等不如半圆形。...

书画家李邦定:有心插柳,不去想柳能成荫

在书画艺术的道路上,我还一直是一个追逐者,自我否定,自我修炼,敬畏生命,希望我的作品能够打动一些人,提升一些人的境界和修养,就很满足了。...

鬼节话“鬼”,鬼中有“鬼”

中元寄哀思,灯下忆故人。今为中元节,佛教又称为盂兰节,教人思念,不忘来处,教人好生活着,教人好生去爱。...

大学成抑郁症重灾区,大一是坎大三是坑

大学生抑郁症高发可能会成为一个常态,这是社会环境、教育环境、家庭环境和自身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结果。...

7位CEO谈比特币的未来

在《财富》金融头脑风暴会议上,我们向七位首席执行官和一位首席运营官提出问题:“比特币的未来会怎样?”...

日本银行高管:经历了失去的三十年后,日本经济正走向复苏

平野信行写道,停滞了几十年的日本经济正在复苏,与美国的关系发挥了关键作用。...

用好这五招,把暑期实习变成工作机会

若想在实习的公司转正,就别只做表面功夫。要把实习当成彩排或现场试镜,或是持续两个月的工作面试。...

CopyRight © 海峡生活网   闽ICP备16004754号-2